鱼汤

无法不预见阴天。
但这只是让自己深陷于泥潭,害怕着将要到来的雨

箱根的港口
濑户内海海边
高松的鳗鱼饭店
东京六本木的樱花
伏见稻荷神社的鸟居

佳能700D 18-135mm和50mm 1.8
华为mate9

这应该叫做修图修出电影感吧……
京都的街道,路人,神职人员
佳能700D 18-135mm

裙子

世界不能阻止他穿女装。

他找了片反光的玻璃,把芭蕾裙放在腰间比了比。还好,他精瘦得只剩胯骨能撑住它。

箱子里还有一双完好的白色网袜可以用来搭配今天的主角。至于上衣,他打算用男人的汗衫凑合一下。浅色的鞋也没有,但黑高跟总是有的。

四下无人,他快速地换好这一身,然后拖着箱子走了。

仿佛要赴约。其实他闲得要死,只要去通常的据点呆着。

正是换季的时候,早春的风又劲又凉,吹着他裸露的四肢,他仅着汗衫的躯干。他感觉不到冷,或至少不表现出来。他有锻炼,手臂上看得出肌肉的形状。

黑色的箱子滑过铺砖的人行道时走得不太平稳。

里面是夏装裙子,很多人都见过。他向来不太介意给别人展示自己的衣服,只有一次...

我需要一键换装,一键冲凉,一键取外卖,一键支好读书的桌子,一键读取我的脑电波并转化成文字……我走着走着,最终走向一键死亡。

脑洞一个

我需要在今天之内上交一份表单。于是我检测了我今日的性别,返还的数据为(100,89,43,66,33,N),其中第一项是我的生理特征,中间有一项是“攻击性”,其他的我都不太记得了。反正除了会看表的人,很少人清楚它们究竟代表什么。听说建立这个系统的人正在开研讨会,谁知道他们又要添加或删去什么维度。

不过最后一项“认同类别”很有意思,我记得有一个分类,是用F表示的,这类人被称作“去你ya的性别”人。长期被测为F类的人会聚集在一块,搞一些行为艺术。
我只有一次被测成F类,那天我整个人都很不好,对着我眼前每一件物品说了“去你ya的”。

总之,无比神奇。这么多年了,我到现在还没搞清楚这个程序是如何运作...

药与猫

今天在药店里又看见了猫。

我能想到最美好的生活之一,就是一整面墙的中药材和香料,加上一只深颜色的肥猫。

我想我见过这种搭配,在钢琴老师原来的家里。她总是煲中药,她的猫……好吧,挺瘦的,走起路来悄无声息。还有发黄发钝的琴键,昏暗的灯光,老旧的木凳。推开门走出去是天台,不大,天空好像也并不广阔,但阳光很暖。邻居全是老音乐家,永远能听到小提琴、口琴、歌声。

美好得如梦一般的世界,每每回忆起来心里都一阵温暖。在这样的环境下学习怕是花掉了我好多的运气。可谁叫小孩子总是不把大人认为好的东西当回事呢,那时候只知道练琴很烦来着,现在回不去啦,她已经不住那里了。

这是下篇


这里的好多图片也是很久以前的了,希望一年后可以再有些进步,多拍,多修,多尝试新的技术。

花了不少时间做的portfolio,没机会交,但还是放到lof这里好了


这是上篇

-就这样不管不顾地出逃吧,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

-你根本无处可去

-那要怎么办?

-向内坍缩好了

-我没有在开玩笑

-是啊,是啊,那你为什么还想出逃?对你来说,它跟向内坍缩一样荒诞

-就算是排泄物也要硬着头皮吞掉吗?

-是的,就是这样

“我们要是能永远在一起就好了。”
真是肉麻的一句话。我转过头,对着她的耳朵说:“距离产生美。”
“什么意思?”
我干笑了两下没有回答。当初未能重聚的时候,别人就是这么跟我说的,到现在还记忆深刻。如果此时的回忆和渐行渐远也在你所说的美的范畴内,那确实还算挺美的。

我确实接受不了你有点自负的性格。我其实很挑剔,自负或妄自菲薄都不喜欢,但总之一直忍下去了,从来没翻过脸。我觉得这种感觉不止我有,或许你也在忍,忍我的无知、怪异、不热情、聊不开,甚至可能还有难接近。
可是现在完全断了联系,什么消息都没有,又很难过。不过我想你应该根本无暇管这些。你比我想象的要正常多了,正常地展现你各方面的能力、才华,正常地成熟。...

Breathe Me

非现实向ooc

雨天牢骚而已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大野回到家是傍晚。关上门的那一刻,停了一阵子的雨又下了起来,先是一两滴,然后一下子变得密集,啪嗒啪嗒地打在窗玻璃上,纱帘外的世界很快就陷入一片模糊。


外面天还算是亮着,但已经不足以照亮室内。不大不小的空间里,一切都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阴影中,只看得清大致的轮廓。


有个人在沙发上蜷缩着。


大野静悄悄地走过去。


靠近了才听到蜷缩着的人的呼吸,在雨声中细细地蔓延着。二宫睡沉了,背靠着沙发和坐垫的交界处,努力把脚塞到坐垫的缝隙里取暖。他身上只搭着件外套,...

©鱼汤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