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汤

Breathe Me

非现实向,大程度ooc

雨天牢骚而已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大野回到家是傍晚。关上门的那一刻,停了一阵子的雨又下了起来,先是一两滴,然后一下子变得密集,啪嗒啪嗒地打在窗玻璃上,纱帘外的世界很快就陷入一片模糊。

外面天还算是亮着,但已经不足以照亮室内。不大不小的空间里,一切都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阴影中,只看得清大致的轮廓。

有个人在沙发上蜷缩着。

大野静悄悄地走过去。

靠近了才听到蜷缩着的人的呼吸,在雨声中细细地蔓延着。二宫睡沉了,背靠着沙发和坐垫的交界处,努力把脚塞到坐垫的缝隙里取暖。他身上只搭着件外套,根本盖不到腿。

也不会去找条毯子盖,真是。...

没什么意义的记录

很久没认识谁了。今年关注了一个初三的小朋友,她说“社恐就算在网路上还是社恐才是真·社恐。假如不是的话……只能说因为现实中没有能聊的吧。”

深度赞同。


八月份的时候写了点东西,居然得到她的回复说她哭了。这显然是她自己的故事而不是我写的东西的功劳。但出于不知道哪里来的好心,和大概一直都存在的“想要被认同”,我回复了一些不痛不痒的安慰。当然是没用的。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我一样发泄,整天待在家里想不见人就不见人,想疯狂走路就疯狂走路。

也就聊了几条回复而已。她一个劲的道谢,而她没有机会来一场彻彻底底的发泄。

她才这么小啊,为什么要承受这些呢。

老实说我也没那个机会。有时我觉得我...

僕の外側这歌好适合来虐sk……

扮演正常人,并在那之后扮演一具死尸
然后领到一点出场费拿去供奉
可是连死尸都演了
你还究竟是谁啊

我偏爱荒芜的自由,甚于人造的精致美丽

无面

拦下他的人手上拿着一种仪器。他很快反应过来,这跟手机差不多大小的黑色物体就是最新的扫描识别仪。简而言之,在它连接的数据库里,你的脸跟二维码一样。

-把脸上的布摘掉!

-大哥你看清楚了,这是绷带!

-这么黑的绷带你骗鬼呢!摘掉!

他迟疑了一会儿,把绷带从脸上一圈一圈绕下来。

绷带下是一张模糊的脸,早就看不出鼻子和嘴的形状,只有两排牙还在动着。

佳能,感动常在,不用修图


旧图…依然是在For A Minor Reflection的live上拍的,对入镜的手机机主表示抱歉…


九月份的我还真是高产!

昨天P出来的图


无修

P1好像是城市发展,P2设计类学生作品展,P3-4好像是城市规划,P5-10反战主题

想到一个构图:手从衣服下摆伸进去,在领口伸出来,扼住脖子

鸡蛋花太清爽了,从树枝到树叶都整齐得赏心悦目。岭南这边的夏季很长,因而能看到它开很久的花,真幸运!

两三年前还能用各种复杂的句子描写它的形态,现在做不到了。语言越来越贫瘠。

不过,只要是真实的就好。当一切都好像失去意义的时候,但愿这些很细微的东西能够帮你找回一点温暖。

努力、坚持、给自己打气,都是很困难的事情,尤其是在陷入虚无的时候。但是好不容易坚持下来的事情,可千万不能就这么放弃呀。



另外…这个图出了ps之后跟原图都能看出显著差别了,细节丢得好厉害,再被LOFTER一压……



虫师印象图(有点强行了)

野末之宴是我最喜欢的一集。踽踽独行的虫师们终于聚集一次,在整部作品里面很独特的场景。

©鱼汤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