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汤

鸡蛋花太清爽了,从树枝到树叶都整齐得赏心悦目。岭南这边的夏季很长,因而能看到它开很久的花,真幸运!

两三年前还能用各种复杂的句子描写它的形态,现在做不到了。语言越来越贫瘠。

不过,只要是真实的就好。当一切都好像失去意义的时候,但愿这些很细微的东西能够帮你找回一点温暖。

努力、坚持、给自己打气,都是很困难的事情,尤其是在陷入虚无的时候。但是好不容易坚持下来的事情,可千万不能就这么放弃呀。



另外…这个图出了ps之后跟原图都能看出显著差别了,细节丢得好厉害,再被LOFTER一压……



魔术真的很催眠。

虫师印象图(有点强行了)

野末之宴是我最喜欢的一集。踽踽独行的虫师们终于聚集一次,在整部作品里面很独特的场景。

死ぬにはいい日だった 那是个去死的好日子

在看这首歌的PV的时候,看到了和自己以前在土耳其拍的照片很像的构图,于是随手做了一下,两个色调,第二张比较接近PV的颜色,不知道哪个好一些。后一张偏绿的感觉比较日系,前一张这个就比较接近现实一点吧,不过其实原图的饱和度还蛮高的,这两张都偏离很远了。

分享一个可能很多人知道的小经验:字的颜色其实是天蓝(水蓝?)色调。接近透明的蓝色调最有灰白的感觉。

之前一直觉得这是废片又不舍得删,看来就是适合做成这样啊。有点可惜的是PS自带的日语字体里面没有一个好看的,以及图片里面照进去的小人P不掉,要是P掉了可能更好看一点吧。

(不过是发两张图我还真话唠)

找回一種感覺,想要冷笑,但也沒法確定自己是否又是打著靠近外界波動的幌子,跳入一個自我欺騙的死循環。這個世界魔幻成這樣,於從前的語境下,已經是沒救了。於現在,先行被滅殺的是我們,或者我只說我吧。不論是死在自己的牢籠中,還是死在同類手中大大的沙盤裏。天啊,我兩個都不想選,我想熬過去。

1首先紫苑生日快乐!!今日是再会之日啊!!

2其实文中cp倾向不明显,尺度显然赶不上原作,标了鼠苑的tag,是考虑到吃紫鼠的亲可能有cp洁癖

3第一次尝试AU,灵感来源于二宫和也Gimmick Game的振付(……)

4从7月开始写,中间无限拖延,拖到9月想着干脆当生贺吧。前后画风大概不太统一,结尾我感觉也写得太仓促,抱歉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位于校区角落的建筑首层是一间装了镜子的小厅。

紫苑走到那里坐下的时候,老鼠的衣服已经被汗浸湿,头发也湿漉漉的。瞥见镜子内的人影,他抬起头。他们朝着镜子里的对方挥手打招呼,紫苑扬了扬...

-接受生活的无趣,接受它给出的一切理所当然的结论?不好意思,我做不到。
-可你的脑内幻想就没有过不能自恰的情况吗?对此你毫不怀疑吗?

青之炎NINO朗读片段听写

「もうこれしか方法はないのだ」秀一は自分に言い聞かせだ。汗の滲んだ手のひらをシャツで拭ってから、ロードレーサのグリップを強く握りしめる。

照り付ける太陽の下、ロードレーサは134号線を全力疾走する。潮風が鼻腔の奥をいがらぽくした

不思議なくらい恐怖は感じなかった。ただ、これでやっと苦しみから解放されるだろうっていう思いがあった

なにも、愛する家族のために、わがめを犠牲にしようとするのではない。自らにとってもこれが最も楽だというだけの話だ。俺は自らの責任を回避し、安易な道を選ぶことにした。誰に文句を言うすじらいもない

紀子は必ず秘密を守ってくれるだろう。

風が頬をなぶり、道路と浜...

沉睡的记忆

事情终于结束,我打开404号房间的门,气喘吁吁地钻进去。房间内没有灯,我借着外面的廊灯爬上靠着门摆放的高架床,准备躺下装睡。

一个蜷缩的人影正躺在我的床上。我坐在床尾,一时间不明所以。

室友们全部坐了起来,轻声说,他死了。

我没有想起他的身份,但大脑告诉我,“他”是一位很优秀的朋友。我抑制不住地悲伤起来。我不能确定我是在为他悲伤,还是因这个地方的压抑而悲伤,兴许二者皆有。

“怎么样?”有人开口问。

大家一致认为就先这么过完这一夜比较好,也让他能安息最后一夜。可是其实我们都清楚,藏着他不报告是很危险的;我们也很难找机会将他运出去,到处都有人巡逻。

室友们纷纷躺下了,门的上方有窗户,可...

去听live了

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

驻唱的女歌手GUMI那天唱了《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》。

她的声音沉沉的,磁性又柔和,像在草中间掠过的微风,原本情感激烈的歌被她唱得好像在低语。唱了“是因为感受过人的温暖啊”之后,她突然停了下来,顿了一会儿,说今天就到此为止,谢谢大家,说完鞠躬离开了。

铃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认认真真地听着,听到这句话抬起头看了一眼,靠墙的射灯只照亮了说话的人垂在锁骨上的两缕绿色头发,和光滑的手臂。接着,一个小青年匆匆跑到墙边调试自己的设备,经过她的桌子,差点撞洒她的饮料。她把剩下的那一点喝完,又去续了一杯,然后继续整理她的资料。

铃刚搬新住处,离市中心的广场只有几个车站的距离。市中心充满活力,时不时能够看见穿...

酒后

二宫和也是被光弄醒的。

昨天凌晨四点居然被大野叫去喝酒,一路喝到早上,喝得两个人头昏昏的,直接睡在了被炉里,一睡就睡到下午。

天气很好,强烈的阳光从房子里靠西面的窗照进来。三十岁以后变得有些浅眠,这样被光晃久了,就睡不下去了。

不过头有点重,一下子起不来。旁边的人还在熟睡。昨天他灌得比较多,见到面的时候他已经有点迷迷糊糊了,拍着二宫的肩膀一直小小声地嘿嘿地笑。二宫喝酒比较容易困,先睡了下去,在意识消失之前看到他好像还有一点亢奋,这会倒是睡得那么乖了。

竟然这么多年了。还小的时候,都睡得七歪八扭,现在总算能好好地待在被子里,正经地躺着睡了。

他们俩在一起总是闹腾,很少有在一个独立的空间...

©鱼汤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