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汤

酒后

二宫和也是被光弄醒的。

昨天凌晨四点居然被大野叫去喝酒,一路喝到早上,喝得两个人头昏昏的,直接睡在了被炉里,一睡就睡到下午。

天气很好,强烈的阳光从房子里靠西面的窗照进来。三十岁以后变得有些浅眠,这样被光晃久了,就睡不下去了。

不过头有点重,一下子起不来。旁边的人还在熟睡。昨天他灌得比较多,见到面的时候他已经有点迷迷糊糊了,拍着二宫的肩膀一直小小声地嘿嘿地笑。二宫喝酒比较容易困,先睡了下去,在意识消失之前看到他好像还有一点亢奋,这会倒是睡得那么乖了。

竟然这么多年了。还小的时候,都睡得七歪八扭,现在总算能好好地待在被子里,正经地躺着睡了。

他们俩在一起总是闹腾,很少有在一个独立的空间里,一言不发,就这样望着他的时候。二宫对着他的侧脸,眼神渐渐失焦。

他真是安静。最近稍微有点瘦,不过脸颊的线条还是圆滑细腻,五官浅浅淡淡。这么多年过去,少年时候那种温柔一直没有变。


二宫有些恍惚地想起十几年前的事。

少年时代的想法轻飘飘的。希望自己这方面比现在再平凡一些,那方面比现在再出色一些,较真地说,是到后来才坦然接受“生活就是如此”这样的事实。对于梦想的追求,也不像一些急于跟少年期跟撇清关系一样的成年人所说,横冲直撞不管不顾。

他们当时是惴惴不安地在犹豫要往哪边跑啊。不迷茫是不可能的。用玩游戏来放松,用写歌来获得能够持续好几天的满足感。

——但总有一些时候,什么都抑制不了空虚。

他还记得看着回家的路的感觉。

每走一步,脑子里就飞闪过一个画面。今天的课业,前一天的训练,一起训练的友人,翻跟斗时身体的感觉,接到手的工作。回过神来看到前面的车站,和望不到头的铁轨。

电车呜——咻——地开离家附近的站台,到很遥远的地方去。

——只能把能做的都做下去。

是否有足够的力量支撑你抱着热忱生活?哪怕那种力量仅仅是想要生存本身也好。

他不确定自己究竟算有还是没有。赚钱算不算?谁知道呢。得不到答案,也不强求那个答案了。

此时此刻想要做的和能够做的,只是这样看着旁边的人的脸。

他又放弃了多少呢。温柔到可以写十首歌(但真的要下手就写不出来了)来赞美的人,他秀气的眉毛下面,究竟有过何种程度的波动呢。

尽管多次想到这些问题,只要他一笑起来,眉毛往下耷拉的时候,二宫就会忘记这些。

当初是冥冥中选择了彼此也说不定,虽然这种说法听起来很不实在。至少,只要黏在一起,总是有莫名的安心,那种感觉是真实的。

因为这样就不会觉得无依无靠,他从而有一种可以专注于此刻,做什么事都能放开的感觉。就算真的走到了什么危险的一步,阿智也会救他的。他就是那么坚信着,只有这一点,不想要深入地去考虑。


二宫翻了个身仰躺着。再转过头去看,旁边的人那双细细弯弯的眼睛轻微地动了动,睁开了,眼珠慢慢转到右边,恰好对上他的,然后抿着嘴懒懒地笑了笑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

呜啊啊第一次写真人同人,感觉内容很奇怪,ooc也八成没跑了(说起来小大基本就没出现嘛),总之先土下座了!!

(不过真人同人是不是ooc反而更好一些啊……)

这里北京时间,写完之后好清醒……


评论
热度(21)
©鱼汤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