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汤

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

驻唱的女歌手GUMI那天唱了《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》。

她的声音沉沉的,磁性又柔和,像在草中间掠过的微风,原本情感激烈的歌被她唱得好像在低语。唱了“是因为感受过人的温暖啊”之后,她突然停了下来,顿了一会儿,说今天就到此为止,谢谢大家,说完鞠躬离开了。

铃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认认真真地听着,听到这句话抬起头看了一眼,靠墙的射灯只照亮了说话的人垂在锁骨上的两缕绿色头发,和光滑的手臂。接着,一个小青年匆匆跑到墙边调试自己的设备,经过她的桌子,差点撞洒她的饮料。她把剩下的那一点喝完,又去续了一杯,然后继续整理她的资料。

铃刚搬新住处,离市中心的广场只有几个车站的距离。市中心充满活力,时不时能够看见穿着奇装异服的年轻人三五成群,嘻嘻哈哈地走过马路。她在沉闷的居民区里跟两位房东一起住了一年半,每天解决完课业和工作就是在电脑前上网。搬离那里之后,她感觉她沉寂的心在短短几天之内又再一次活泛起来。

市里一年一度的艺术节快开始了,广场周围贴着许多贴画。她一路走一路看,走到喷泉旁边正要折返的时候,有人大声唱着歌从喷泉周围的木板路上走过来,随后陆陆续续又来了四五个,他们面对面围成一圈,唱了起来。这姑且算是快闪,不过出演的几位好像也并没有什么目的,唱完短短的一首就准备散了。

喷泉附近停下来十几个人驻足观看,有两个人起哄要安可,铃往那边看过去——他们分明穿着跟表演者一样的卫衣,正从高处跳下去加入表演者的圆圈。其中一个是那天的歌手,铃认出了她的两缕绿色头发。她走到围观的人群面前,要大家用响指打节奏。

铃打不出响指,她搓着手试了好几遍,太干燥了,就是发不出声音。那边的GUMI注意到之后,忍不住咧嘴笑了。后来铃坐在靠墙边的位置时,GUMI跟她打招呼的方式,就是“啪嗒”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。

铃总是在周末的中午去听她唱,有时也聊上几句,一来二去就熟络了。

接她的班的青年总是因为打工迟到,在他迟到的那段时间,GUMI 又唱了好几次《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》。唱到同样的那一句她就停下来,整理衣服,收拾好吉他。她有时候自己伴奏,可以控制得滴水不漏,让人听不出曲子没有唱完。

但铃是知道的。她也曾问过她为什么不唱整首。

“你是说那个外文歌?”

“是。”

“那是外文歌啊,我以为没什么人听过。”GUMI这样说道,并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。

“我恰好听过,而且很喜欢。”

GUMI趴在吉他上盯着坐在最近的位子上的她,听她讲完后笑了笑:“好啊,以后给你唱。”然后就扭过头不再看她,把脸隐藏在光线昏暗的墙边了。

她几乎要察觉这个人多么敏感纤细。但这依然无法令她相信那个明快爽朗的样子是一层伪装。铃时不时会从GUMI那里得到一点惊喜。比如在炎炎夏日请她吃香草雪糕。比如在她说“我其实不吃可可棒”之后直接用嘴把她的那支可可棒叼到自己的那份雪糕里。

比如在工作完之后,跑出门去见一个男生,最后把自己的吉他交给了他。又跑回来,坐到她的面前。

“男朋友?”

“朋友。”她盯着放在桌子上的酒表示自己很渴,得到允许之后,把酒往嘴里大口大口的灌。“我不是直的。”

那一瞬间,铃没法确定自己是不是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最让她惊讶的是,在节日活动开始的前一天,她又唱了那首歌。那个青年没有迟到,站在自己的座位旁边等她结束。

她头一回把整首曲子唱完了。包括那句“我稍稍喜欢上这个世界了”。

曾经无数遍闭眼听过整首歌,铃明白这其中的意味。

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,她跟着她一起走出门,看着她的侧脸,迟疑了好一会儿后问:“第一次听到你的完整版。怎么,恋爱啦?”

“没。”

但大概是有那样的一个人了。

“准备试着追追看。”

果然吧。

铃走在左边偏后的位置,看着她不规则的短发蹭着她的后颈,她修长的手臂和手指被光镶上一层柔和的白边,它们看起来纤细,事实上很有力,连左手也能打出很清脆的响指。背在右边的吉他,上端几乎与她的头平齐,下面恰好在裤腿下一点点。还有,她很适合正穿着的这双细带罗马凉鞋。

更加细节的东西,更加深入的东西,铃也知道得并不多。她抑制不住地感到不自在和沮丧。

她们一起走到广场上的车站。76路车从远处开来,铃掏出月票的时候,GUMI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“明天一起去逛艺术展吧?”

铃看到她笑眯眯的样子,碧绿的眼睛里好像盈满星辰。




附一下一了百了的歌词作辅助:(它将会比我写的东西还长orz)

我曾想死是因为,海猫在码头鸣叫。
随着波浪一浮一沉,叼啄着过去飞向远方。
我曾想死是因为,生日那天杏花开放。
若是在那洒下的阳光里打盹,能否化为虫之死骸和土壤呢。
薄荷糖,渔港灯塔,生锈的拱桥,废弃的自行车。
木造车站的暖炉前,无法启程到任何地方的心。
今日仿若昨日,想要改变明天只能改变今天。
我知道,我知道,但是啊。
我曾想死是因为,心已空无一物。
感到空虚而哭泣。一定是因为想要填满自己。
我曾想死是因为,鞋带松开了。
不擅长重新系起,与人的牵绊亦是如此。
我曾想死是因为,少年凝视着我。
在床上下跪,向那天的我说抱歉。
屏幕的微光,楼上的噪音。
电话的铃声,塞起的耳朵。
那笼中的少年,与看不见的敌人战斗着。
六置一间的唐吉坷德,战利品终归是丑陋的。
我曾想死是因为,被说成是冷酷的人。
想要被爱而哭泣,是因为尝到了人的温暖。
我曾想死是因为,你美丽的笑了。
一味想着死的事,一定是因为太过认真地活。
我曾想死是因为,还未和你相遇。
因为像你这样的人生于这世上,我稍稍喜欢这个世界了。
因为像你这样的人生于这世上,我稍稍期待这个世界了。

评论
热度(13)
©鱼汤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