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汤

1首先紫苑生日快乐!!

2其实文中cp倾向不明显,尺度显然赶不上原作,标了鼠苑的tag,是考虑到吃紫鼠的亲可能有cp洁癖

3第一次尝试AU,灵感来源于二宫和也Gimmick Game的振付(……)

4从7月开始写,中间无限拖延,拖到9月想着干脆当生贺吧。前后画风大概不太统一,结尾我感觉也写得太仓促,抱歉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位于校区角落的建筑首层是一间装了镜子的小厅。

紫苑走到那里坐下的时候,老鼠的衣服已经被汗浸湿,头发也湿漉漉的。瞥见镜子内的人影,他抬起头。他们朝着镜子里的对方挥手打招呼,紫苑扬了扬手里的饭盒,老鼠转身走过来,接下紫苑递给他的午餐。

 

这间小厅平时没有人使用,也不怎么开灯,昏暗了很长一段时间,但通风还行。无人打扰是它最大的优点,紫苑看中这个,中午常到这里来。

至于老鼠,是一个月前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。

第一次遇上老鼠的情况,紫苑想起来还觉得窘迫。他走近小厅才发现有个人影,正一边唱着三拍子舞曲一边跳华尔兹。

那个人影在黑暗中看起来不太清晰,但紫苑并不害怕,只是一时间犹疑该不该走进去。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最终放下了尴尬,悄悄地走去坐下。

对方不知是否注意到了他,灯没有打开,在一片昏暗中,他自顾自地跳,嘴里哼的三拍子听得紫苑昏昏欲睡。

一天后他再次于同一时间到达这里,小厅已经被灯点亮了,老鼠正对着镜子整理发巾,紫苑敲了敲门框,探了探头,换来一个斜斜的视线交错。

很安静,连鞋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也没能刺穿凝固的空气,传来自己这边。明明隔得那么近。灯很亮,他从没见这里如此明亮过。一个陌生人正在视野中做着舞蹈动作,幅度时而小时而大,有时手和下巴还会通过镜子点到自己的方向——这样的气氛,尴尬得让人脸发烫。

他给人一种不想被接近的印象,但紫苑还是忍不住看他,他的动作很有力,身体灵活。紫苑不会跳舞,运动方面也一般,此刻终于多多少少感受到了汗水和躯体的张力。

老鼠离开的时候,开口跟紫苑问好。

“你不吃午餐吗?”

“已经吃完了啊。”

“啊,也对。一般这个时间早该吃完了。你常到这里来吗?”

“是的。”紫苑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这是我的领地喔。”

“是吗,那么可不可以帮客人带一份午餐?”

 

紫苑盯着镜子看。镜子里面,老鼠低头坐着,柔顺的头发刚才因为汗水贴在了下颌,现在被他伸手撩开了,正微微翘着。从镜子里看不到脸的全貌,眼睛是藏在阴影里长长的两条线,最突出的是鼻尖,细细的,弧度很好看,跟下颌骨的线条好像有一点交叠。

风从窗户里吹进来,他在身上围了一条黑色的大围巾挡风。左手边的椅子下放着他的包,旁边多出了一个平时并没有的音箱。

“你要合音乐了吗?什么时候演出?”

“十天后。我昨天就已经在合了。”

“明明昨天中午还没有看见它。”

“你走了之后就有了。”

“下午不是有通识课吗?”

“翘掉了。我对认识什么幸福养成体系一点兴趣都没有,也不想要拼命维持绩点。”

他灰色的眼睛往紫苑的方向一扫,突然伸出手,抓了抓紫苑白色的头发。

“你看,你这样不释放自己的压力,头发都白了。”

“都说过了,这是病变啊。”

“哇,可它变得太美了!先生,恕我冒昧,可以告诉我这是怎样的一段奇遇吗?”老鼠换了一种声音,念台词般浮夸地说道,随即哈哈大笑起来。被点名的紫苑还来不及作出反应,他又说“紫苑,这次演出完了,我请你吃料理。”然后继续埋下头吃紫苑带来的便当。

 

紫苑坐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
在此之前他已经吹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风,突然暖和起来,困意也不由分说地跟着袭来。睡过去之前,老鼠似乎把门和窗都关上后出去了。

在这个温暖封闭的环境里,不仅睡得很沉,还做了梦。梦里的自己看着一片浓雾,从中能看到什么不大记得,只有唰啦唰啦的声音记得十分清楚,是什么声音呢?有风吹过叶子的声音,好像还有鞋底摩擦声音,还有很多,紫苑没法辨识。

旁边的椅子上放着老鼠留下的围巾,他失神地看了它好一会儿,想起来睡着前跟老鼠断断续续的谈话。老鼠问,你有把整个校区走完过吗?怎么会藏在这里面?我原以为它都要闹异闻了呢。

不,我没有好好逛完过这个校区。其实只是逃掉了同级活动,不经意间走到这个角落,才看见这个没有门锁的小厅。

想到这里,他才意识到已经来不及赶上下午的课了。

他不擅长理解自己的想法。不过,他确定自己要翘课了。反正这个也是“强制”,那个也是“强制”,也许翘掉一节课也没什么。

紫苑从小厅出来,一直走到侧门。

侧门接近大路——有好几扇,这一扇正对着流经城市的河,不远处有一座桥——但总体还是比较偏僻的。这个时间点出现的人不多,共同的特征是很闲,闲得能够走在路上尽情享受秋季的太阳。

对于他来说,现在不是做这个的时间。但自己也是其中一员,好奇妙。

吸进肺里的空气凉爽干燥,适合抚慰刚睡醒的大脑。有一瞬间,随着一阵一阵的风,来自他体内的声音好像正在欢快地大叫,或发泄地大叫。这个瞬间很长。紫苑张着嘴,直到风使他的上颚发干。

 

 

 

 

紫苑躲在门后看老鼠合着音乐跳。

老鼠又进入了那种专注的状态。发巾下面头发里流出的一滴汗,顺着后颈一路往下滑到衣服内,在明晃晃的灯光下,被紫苑看得一清二楚。镜子里面,脖子前同样密布着汗珠。老鼠紧闭着唇,眯着眼,好像有点难过的样子。

紫苑不敢确定。

这个人很高,不会非常瘦,但此时看起来很纤细,甚至有点弱小。不论是蒙着水气的皮肤,伸出去又缩回到身体旁的手臂的线条,蹭过下巴的指节,还是在这种穿着毛衣都觉得凉飕飕的天气里,只着单衣从而很明显的骨骼。

老鼠半举着手转了个圈,然后稳稳地停住。

平稳了呼吸后,他开口,声音很亮。

“别在背后窥探别人!”

“我没有!我只是不想打扰你。”

“你这就叫做窥探。”

紫苑被说得有点尴尬,背着包僵在门口。

老鼠看着他笑出了声。

“你真不擅长偷偷摸摸。”

 “我是觉得你不想被看到。”

“不想被看到就不会去表演了。”

“那又如何,反正你……”反正你技术过关了呀。

老鼠走过来。他身上的水气也朝紫苑扑来。

紫苑直直地看着他。从他那对灰色的眼珠里,紫苑看不出任何东西。

不过,相当不善,直觉给出了这样的信息。

紫苑还打算开口说完,老鼠已经朝他逼近。

“你觉得舞蹈不是表现自我,而仅仅是技术到位吗?也太小瞧我了吧。”

“那么,在我看来你之前的表达都不足够啊,”紫苑尝试形容,“就好像在毛玻璃里的倒影,不是那么清晰的。”

刚才那个样子,才是足够的样子。

风又刮起来了,令紫苑想欢叫的风。

“表达不一定要歇斯底里才叫表达。另外,你的类比奇怪得能雷死人。”

在这样的风中,穿着单衣静静站立的老鼠,看上去好像有点在发抖的样子。紫苑把摊开的围巾直接往他身上盖。

“是啦,我总是要被你笑话。不管怎么说,我觉得刚才那是我看到过最震撼的了。”

 

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就喊着冷跑去买热可可。

老鼠捂住了脸和脖颈。攥着围巾,修长的身体蜷在椅子上。

“说什么震撼,还用那么轻松的语气。被震撼的是我才对啊!”

他很清楚他在逃避。

他明白自己美貌过人,也不惮将它展现出来。

然而没有那么简单,美是灵魂的寄生物,藏在皮肤下,那么鼓动着,鼓动着,像想要成蜂的蛹。如果为了展现它,而不得不破开皮肤,把一个赤裸裸的自己放在灯光下,用不该被看到的血一样的情感来引诱人,那太可怕了。

舞台创造了距离感,站在上面的时候,自我感觉已经多多少少不太真实,在那种氛围下不是不能蒙混过去。

但是刚才,这么近。

紫苑的眼神里有坚定的光。他的强大与纯粹,热忱与温柔,在那双黑色的眼睛里投影得清清楚楚。他是那种因为这些特质而表现得有些奇怪的孩子,无论是言语还是行为。而他似乎一点自觉都没有。

最震撼,他就这样直接地把自己的欣赏表达出来。

那种眼神让老鼠觉得自己好像犯了什么罪。不知是哪一种,不坦诚?还是刻意引诱?或是因为不坦诚而造成的刻意引诱?

老实说,他也不甘心。

他一直躲着这种感觉,并且还想继续躲开。

他攥住身上的围巾,咬着牙。

不可以逃!正视前方!

他抬起头。前方是镜子里的自己。

 

他追到饮品店,也点了一杯热可可。他们拿着热可可走出门,沿着河岸往下城走。

正是傍晚天色最好的时候,眼前由红棕色到淡蓝色的渐层,纯粹干净,没有一丝云,倒映到河水里倒是搅得混乱,不过看着也格外清爽。除此之外就是来来往往的人影。老鼠看向河中的影子,紫苑正好也面朝着这边,他走得稍微落后一些,从自己的肩膀旁边露出大半个脑袋,好像缩着脖子。

他转过头,紫苑正捧着饮料靠热气取暖。

他忍不住笑出来,指着下坡尽头的一个小岔口,对着纸杯后面的紫苑挑了挑眉。

 “你之后有事吗?要不要来我住的地方?”

他住在下城的狭窄居室,空间利用在此发挥到了惊人的地步。

有床、小沙发、天花板一样高的柜子,居然塞下了一个迷你厨房。

老鼠炖上一大锅炖菜。

“之前说要请你吃料理的。怎么样?我自己做的也不错吧。”

紫苑一时愕然。

“陛下,别这样盯着我。我的手艺可不差。”

锅里噗噜噗噜了好一段时间,老鼠开了窗,支好桌子,然后把锅端上去。炖菜的味道从锅里溢出来,经过两个人的鼻子,往窗外飘去。

他们就着锅吃。整锅吃完,身体都有点儿发热。

“你不是说演出完请我吃吗?”

“不。我想我已经演出完了。”

 

 

紫苑再次听见在风声里若隐若现的鞋底和地面挤压摩擦的声音。不刺耳,倒不如说是很宁神,有一种安定的节奏感。

室内的灯关着。紫苑睁开眼,看到从窗外透进来淡淡的光。好温暖,以至于一时清醒不过来,差点又睡过去。

但他听到细微的脚步声。恍惚中又好像被雾迷住视线,尝试用手指撑了撑,这回是自己的眼睑还未完全张开罢了。

有一个气息慢慢接近。一条大围巾被放到了身旁的椅子上。

老鼠在围巾左边坐下,微喘着气。

“完成了。”

紫苑缓缓转过头去看他。慢慢对上他的瞳孔的时候他模糊地看见,自己的白色头发,居然好像在他的灰色眼睛里微微发亮。

“谢谢。”

评论
热度(15)
©鱼汤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