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汤

没什么意义的记录

很久没认识谁了。今年关注了一个初三的小朋友,她说“社恐就算在网路上还是社恐才是真·社恐。假如不是的话……只能说因为现实中没有能聊的吧。”

深度赞同。

八月份的时候写了点东西,居然得到她的回复说她哭了。这显然是她自己的故事而不是我写的东西的功劳。但出于不知道哪里来的好心,和大概一直都存在的“想要被认同”,我回复了一些不痛不痒的安慰。当然是没用的。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我一样发泄,整天待在家里想不见人就不见人,想疯狂走路就疯狂走路。

也就聊了几条回复而已。她一个劲的道谢,而她没有机会来一场彻彻底底的发泄。

她才这么小啊,为什么要承受这些呢。

老实说我也没那个机会。有时我觉得我真是非常的不聪明,如果说之前学习还可以,那是靠自己提前做点儿题消化理解出来的;如果说写的东西哪怕有一点两点触动到人,那是我自己有相同的经验——总之我是靠自己的亲身经验过活,而不是靠我看的听的什么东西——或许因为这个,我不会写出什么好的小说,讲不了别人的故事,成为不了自己眼里的光,也不会完完全全明白自己的问题在哪里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
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变态,总是在窥探他人,仿佛依靠别人的故事过活的怪物。

这里面的故事就多了,不过我已经说到,我不擅长复述这些。

我看了她的轨迹。

她在校好像有点被霸凌。据她自己的话她学习一般。她看和听很多挺“高深” 的东西,嗯,很多我不太懂。她发的东西有时候有点咋咋呼呼,不是文字很咋咋呼呼,是从中可以感受到她内心一点小小的呐喊声,很炙热的感觉。她写日记像诗人,带着那种我最喜欢的笔触(之一),很平淡很平淡的叙述,又夹着一点突然插入的比喻。

剩下的好多我都看不明白,推测不出来。

她发东西的频率也变低了,最近。

但现实生活中她是什么样的人呢?可能就是在路上看到了也不会注意的小妞而已。她的故事不会有人关心,我和关注她的其他人,除非一时兴起,否则不会看她一眼。

我想了想那个年纪的自己,还做着优等生,同时很狂热,或说假装很狂热的有着一些爱好。嗯,二者都很幸运。就算同样不会被注意,也从来不用在意什么。为什么她就会有这样的感觉呢,为什么她在这样的年纪就要有这样的感觉呢。

你说,你我为什么明明也没遇到什么大事,但就是没法把自己从难过里面扯出来呢。都不知道是不是在表演难过然后把自己给骗过去了。

世界上有那么多闪闪发光的人,吃了不少很有实在感的苦头然后堂堂正正地光芒四射的人。相较而言,我们好像一间杂乱的储物间里——就是那种你总在各种影视里看到的没地儿落脚的储物间——的一盒磁带。只录了一半的音,没什么内容,平平无奇。只是如果给个特写镜头,在艺术手法的处理下,它看上去会有点寂寞,好像也有好多故事要说似的。是艺术的骗局罢了。

评论
热度(1)
©鱼汤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