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汤

Breathe Me

非现实向ooc

雨天牢骚而已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大野回到家是傍晚。关上门的那一刻,停了一阵子的雨又下了起来,先是一两滴,然后一下子变得密集,啪嗒啪嗒地打在窗玻璃上,纱帘外的世界很快就陷入一片模糊。


外面天还算是亮着,但已经不足以照亮室内。不大不小的空间里,一切都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阴影中,只看得清大致的轮廓。


有个人在沙发上蜷缩着。


大野静悄悄地走过去。


靠近了才听到蜷缩着的人的呼吸,在雨声中细细地蔓延着。二宫睡沉了,背靠着沙发和坐垫的交界处,努力把脚塞到坐垫的缝隙里取暖。他身上只搭着件外套,根本盖不到腿。


也不会去找条毯子盖,真是。


面前的茶几上有两听啤酒,大野拿起罐子晃了晃。都是空的。他把罐子放下,搓了搓手,转身去摇二宫。


“kazu,起来一下,不要躺沙发,对腰不好。”


二宫半睁开眼睛,一言不发地想要坐起来,但有点使不上力。大野见状,托着他的头,撑着他的腰把他扶起来。手触到他的头发的时候,冰凉的、微微潮湿的感觉传过来,随后才是他的体温。


糟糕的降雨已经持续了好些日子,说不上是好是坏,不过是让天气更冷了一点,让湿度更重了一点。


街上行人撑的透明伞还是带着轻盈的感觉。


还不到盛夏的时候,二宫站在落地窗旁边吹着风,摇晃着手里的啤酒罐,指向楼下撑着透明的伞的一群高中生让他看。大家挨得很近,伞面的塑料总是撞在一起又弹开,看上去很要好。


“你当时有没有这样大晚上的还跟朋友摸出宿舍啊。”


“当然啊。不过,我们那个时候好像还是穿雨衣的更多吧。放在今天就是小学生level。”


“雨衣也不错嘛……真好啊,我也想偷偷摸摸地跟你溜出去。”


“得了吧,你大晚上的下着雨会出门吗?除了出去屯粮。”


“我也有兴致来了的时候嘛!”


二宫嘿嘿地笑起来。他处在微醺的状态的时候常常闹腾。但如果不怎么兴奋,就会像那样压着声音笑,笑得时候唇角翘起来,看起来柔软极了。他身体里的一部分好像紧紧攥住了少年的气质,不管剩下的部分怎么成长,浅色的眼睛里还是藏不住东西。


一阵大风把雨吹到了阳台上,下面的高中生们伞被吹歪了,大声笑闹起来。大野拍了拍二宫的背,说进来啦,然后捡起自己的那听酒转身先进了屋。




那个笑起来很有感染力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不怎么笑了。大野意识到的时候心里很慌,但又以令自己惊讶的速度习惯。他早就察觉这种可能性——当二宫一言不发,眼珠一转不转,分明没有在想任何东西,没有想游戏攻略,没有想昨天听到的歌,当然也不会像自己一样想着画的时候。只是这种可能性处在他的很多种可能性之间,被淡化了。


怎么办呢,从没遇见过这样的情况的大野只能顺其自然。


此时两人恍惚地坐在沙发上,无声对视了几秒。把沙发上的人拽起来之后,大野照常亲吻二宫的鼻尖,让他如果要休息就回房间。二宫耷着眼看了他一会儿,趿着拖鞋乖乖回去了。


二宫的眼神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,有一点点委屈,和被轻易原谅之后那种微妙的感动。他还是他,其实没有变,只是最近状态不怎么好而已。


这样安慰自己好像就好受些。


大野打开冰箱,里面空空的。两天前刚吃完了最后一包煎饺,现在除了门上码着的一列罐装啤酒,他一时兴起买的一袋草莓巧克力,几盒混合果汁和几只土豆以外没有其他东西了。他把冰箱关上,光灭了,室内的亮度骤减。


二宫听到他抓起伞和钥匙,门咔哒一声关上。


那个人肯定又是去买咖喱,二宫想。


房间里已经完全变暗。七点,夜晚真真正正地来了。窗外的一切声和光都被雨幕掩去了大半。二宫躺在床的一侧,盯着天花板,看着隐没在黑暗中圆形的灯。至于是否看得清,那不重要,只是没有什么好看的了。一切物体的存在感那么强烈,他甚至能感觉到房间外的冰箱,就在刚才大野打开它的时候,冰箱的光照了进来,那个方位此刻没来由地,异常清晰地固定在了他的脑子里。


人的气息相较而言那么微弱。除了雨的声音以外,死一样的静寂。雨声是温柔的催眠曲,可是他已经没了睡意。他翻了个身,腰隐隐作痛。


他花了点时间来思考现在究竟是怎样。


一种抽离感。仿佛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从躯体的某处弥散出来。比如,想象着灵魂变成一团气,从腹部嘶——地释放,笼罩在周围。头部因为失去这团气,空落落的,重量起伏不定;躯干因为没有了支撑,一瞬间好像所有的神经都作废了。


真不想睁着眼来感受这些。


大野没让这种静寂持续太久,很快地拎着食物回来了。


“kazu,今天吃咖喱可以吗?”


果然。


二宫想尽量大声回应,但好不容易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句“可以哟”。


那个人不是很擅长做吃的,或者至少不是很擅长做西点以外的,需要用锅的食物。两人都爱吃的东西里唯独咖喱还做得不错。二宫一整天没吃什么东西,爬起来看到热腾腾的咖喱顿时有了食欲,和着饭狠狠往嘴里塞了两口。


“很饿喔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趁热。”


大野也往嘴里塞了一口饭,他的脸微微鼓了起来,眼睛垂下。二宫盯着他看了一小会儿,趁他抬头前赶忙低下头。


为什么要这么温柔。这样会很累的啊,他想。


就在他走神之际大野吃完了自己那份,满足地咂咂嘴,看他居然在发呆,拖着声音叫了声nino。


“怎么样,够吃吗?”


大野知道做的分量不多。但二宫吃到最后甚至觉得有点撑,明明肚子之前还很空。


“饱了,都有点腻了。”


“真的饱了?”


二宫抬起眼看着大野,小心翼翼开口:“……有点腻了……有点厌了。我感觉好累。”


“大野先生,”他突然很正经地坐直,“请诚实地回答我。我让你不好受了吧。”


没有回答。


静默的十几秒内,大野在雨声中错愕地盯着二宫,想着你小子为什么这种时候还要考虑我,我该怎么办,是不是无论怎么回答,都没法打破这个僵局。他想跨过桌子搂住他,但发现自己也没有力气起身。


二宫的两只手在桌上无意识地蜷着,想要握紧却无力握紧一般。他伸手抓住它们展开,来回摩挲。


他想起这个人曾经把他的手拉到唇下亲吻,于是他慢慢低下头,小心翼翼地将唇印在眼前这双手上。


“可是我相信你啊,”他的声音带着刻意抑制情绪的低沉,“我陪着你呢。”


二宫的呼吸加重了,又被湮没在雨敲打玻璃的声响中。





---------

改了一下结尾,但还是感觉好怪orz可是想不到怎么继续发展下去了

评论
热度(35)
©鱼汤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