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汤

12.27 镜音

12月27日晨,镜音铃
铃坐在被子里,盯着床脚的大白熊看了好久。背挨着床头的木板,有凉意透过单薄的睡衣渗透到全身。
圣诞的装饰物勉强被留到了前一天,今天已经是二十七号,挂在墙上的字母气球和花圈也好,窗户上Merry Christmas的贴画也好,都不该留着了。毕竟不是西方人,凑着热闹过个节,就没法再继续下去了吧。
一步步挪到衣柜前的镜音家的女孩子,有些累得喘不过气来。
以前的公式服不能够再穿啦,它们变得好短。新的公式服似乎不太适合这个季节。老实说,铃还没有适应这样大的衣服和大一号的蝴蝶结。
房间里的流动着一种大人的气氛,干净清爽。你不再是小孩子了,这真是个难以接受的事实。
铃把oversize的套头长衫扯出来,把自己塞进去。领子经过鼻尖的时候稍稍卡住,铃鼓着嘴,从袖口伸出手来。整理妥当之后,呼了口气,拖着棉拖鞋开始整理挂满了装饰品的屋子。
迷你圣诞树下面象征性地摆了几个礼物,大部分是未来在平安夜的时候送的。未来像Santa先生的助理,背着大麻袋,把朋友的门都敲了一遍。
铃今天才拆开它们,姑且找些一个人拆生日礼物的惊喜感。
大姐说要给她和连君办生日趴,而镜音铃觉得很疲劳,至少在上午,她想要安静地呆着。
啊,说起连君,一会还要给他送蛋糕。
她把拆出的橘子放进水果篮。阳光在窗帘的缝隙中透出,刚好落在橘子上。

12月27日晨,镜音连
连起了个大早。
屋外是一条很宽的河,他推开门的时候,渔船刚刚驶过,路边的夜灯还没有灭。
连走到信箱旁边,昨天订的一卷琴弦躺在里面。他把弦取出来,叫着“好冷”跑回屋子里。
吉他的音调随着琴纽的旋转奇怪地滑了下去。连熟稔地把弦一根根拉出来,拆开装着新弦的袋子,把旧弦盘好塞了进去。
然后抓着新弦穿到琴上,手指翻动,在琴尾缠好漂亮的结。
旧的琴弦一般是带给铃,铃能用它们做装饰球和手绳。真是很不可思议呀,前天看着她在家里的迷你圣诞书上挂了一个个小球,连看了好久才辨认出那是他的旧弦。
连背着换好了弦的吉他,踩着自行车出门。早班车从身边经过,他跟在巴士后面,一路骑行,经过一排商店到达大路上时已经开始喘气。
“早晨的巴士也太能开了吧。”连双手脱把,伸了个——姑且说是懒腰。
接着就听到海斗的声音:“年轻人,大早上的别想不开,这可是马路!”吓得他一抖,扑回到车把上。“天呐,你这么早!”
海斗的车停在稍前一点的位置,转过头:“你小子骑车不是更早些?去干嘛?”
“取蛋糕。”
“蛋糕这种事交给我就好啦,你还要一手拎蛋糕一手骑车吗?我刚好要去给你们俩小破孩的生日趴买东西。”
连内心复杂,谁是小破孩啊。
“还有喔,你可别跑过来帮忙布置,好歹给我们老年人留点就业机会嘛。”
“好啦好啦,我不去。蛋糕是拿给铃的,我一会就要拿过去。麻烦你布置好点哟,我走啦拜拜。”
镜音连丢下一串话,骑着自行车拐进一条小路。
再从小路穿出来是中央广场,连手上多了一个蛋糕。
城市中央有个大型喷泉,这个时候还没有开始喷水,池水平静。他在水中看见自己的倒影。
单车上坐着的少年,清清秀秀,脑后有个利落的小马尾,毛衣和裤子上的褶皱深深浅浅,手指修长。
真是长大了啊。
慢慢挪动着单车的镜音家的男孩子,有种奇妙的感觉。
他绕过广场上的雕塑,广场这一边的房子排列整齐,斜斜地向太阳伸去。
一段长长的斜坡,铃住在斜坡另一头的黄色小房子里。
连跳下车,推着它缓缓爬坡。眼前天空很蓝,太阳的轮廓清晰鲜艳。

12月27日上午,镜音铃
铃把窗帘拉开,搬来椅子清理最后的贴画。贴画只是用透明胶固定,但是贴得很高。对她来说够着它们实在艰难。
当时不该让连来贴的,她想着,明明不小了,可是却没有高多少,有点沮丧。
门铃响的时候她刚从准备椅子上踏到地面,被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,她踩在了地面上,地面很冰,她又一个激灵,把脚放进棉拖鞋里。
门打开了,她意识到刚才出门扔废品的时候没有锁门。
外面停着一部自行车,连把蛋糕放在门口,将站在走道上的镜音铃整个揽住。
“早喔,铃。”
“啊,是你啊,早喔。那个……我还没做蛋糕……”
“我带了蛋糕过来啦,”连揉了揉女孩子明黄色的头发,“生日快乐!”
“生日快乐喔,连。”
“新的十四岁,拜托你啦。”
“新的十四岁,”这个奇怪的说法从铃的脑子里经过,“嗯……也拜托你啦。”
镜音铃突然觉得心情十分美丽。窗外的阳光铺满了身后的地毯。

12月27日上午,镜音铃家
“诶,铃,今天上午我就呆在这了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不想回家啊,那么远。我带了琴来。”
“诶……我还有好多事没做,你出去玩吧。”
“不要,外面真的很冷啦。”
然后可爱的镜音连赖在了别人的沙发上。

-Fin-

唔,渣文笔渣剧情谢谢食用!
城市结构的取景有部分是用了英国布里斯托的the center车站以及它后面的那条街。
小天使们生日快乐啊!



评论(2)
热度(8)
©鱼汤 | Powered by LOFTER